蒙德里安论艺

艺术必须超越现实,必须超越人性,否则,它对人毫无价值。对于注重物质利益者来说,这种超验的品质是含糊和虚幻的,但对于超凡脱俗者而言,它是确实是明确而清晰的。

现代绘画作品打动我们之处在于它们伟大的精神性的表现,我们也能在周围观察到写实的造型、写实的体块以及形体的存在,但这只能导致我们从物质意义上去看事物。